超龄儿童”的六一:如果重返12岁,你想怎么过?

超龄儿童”的六一:如果重返12岁,你想怎么过?
2019年06月01日 12:32 中国新闻网

  (原标题:超龄儿童”的六一:如果重返12岁,你想怎么过?)

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6月1日电(袁秀月)如果要票选一个最受欢迎的节日,儿童节一定会榜上有名。

  中国人一直对“成熟稳重”情有独钟,但儿童节这天却不同,即便是最老成的孩子,也有权利度过最幼稚的一天。即便是成年人,也可以重返12岁。

资料图:小朋友在吹泡泡。刘占昆 摄资料图:小朋友在吹泡泡。刘占昆 摄

  “我想做一个淘气的小孩,干点自己想干的事情,体验不拘束的人生,自私一把。”

  如果能重返12岁,这是25岁的陈辰最大的心愿。由于在单亲家庭长大,他从小就是个乖小孩,总是计划太多考虑太多,反而忽略了自己的想法。对他来说,12岁的关键词是遗憾。

  如果重返12岁,你会做些什么?中新网记者征集了一些故事,故事的主角就是和10后抢着过儿童节的“超龄儿童”,虽然他们早已不是儿童,但仍保有一颗童心。

资料图: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资料图: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

  懵懂:如果再来一次我应该懂事点

  李云娇,28岁,估算师

  12岁,我好像刚小学毕业。有件事,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后悔。

  那时候,我想买双运动的沙滩凉鞋。可能家里没啥钱,我妈不给我买。但我非要买,就说她偏心,什么都给我妹。

  其实我妈并不偏心,我就是想让她给我买鞋。当时我妈坐在沙发上想了好久,说走吧,带着我去商场买了双沙滩凉鞋,蓝白色的,我特别喜欢。

  可是长大想起来,我觉得好不懂事。我现在都记得我妈的表情,她一定很难受。前段时间,我问过我妈这个事,我说我挺后悔,但她都忘了。

  之前不觉得,现在怀孕了觉得妈妈好辛苦。不养儿不知父母恩,有时候自己体会和听过真是不一样。

资料图。来源:视觉中国资料图。来源:视觉中国

  初心:12岁,我确立了以后想做的事情

  谢诗佳,24岁,记者

  12岁那年,我读六年级。那时候有一档综艺节目,叫《挑战主持人》。我每期都追,通过这个节目我认识了撒贝宁、董卿。

  也是那时候,我确立了自己以后想做的事情,想做记者,想从事电视行业。所以12岁对我来说,还挺特别的。有一个小小的梦想在我心里萌芽了,一直到现在,我都在媒体行业。

  如果我能重返12岁,我应该会更珍惜那时候的生活吧。长大之后,反而非常想念小时候的田园时光,当时外公外婆都在身边,可以多陪陪他们,现在我外婆也去世了。

资料图:“成人儿童节”活动。中新社发 孙新明 摄 CNSPHOTO资料图:“成人儿童节”活动。中新社发 孙新明 摄 CNSPHOTO

  青涩:多亏了我开窍晚

  李云娇,28岁,估算师

  我开窍很晚,直到上大学都没有暗恋过男生,我一直怀疑我是不是不正常,为此专门去看过一本教谈恋爱的书。

  以前我们班有个男生老欺负我,往我文具盒里放虫子,把钢笔放我桌子里说我拿他钢笔,上课用笔戳我……

  我气不过打了他,我哥知道后也打了他一顿,我哥告诉我表哥,我表哥又打了他一顿。

  当然打得不重,之后才发现他可能是喜欢我,这是唯一青涩的,还挨打了,现在想起来好搞笑。

  后来我老公说,多亏了我开窍晚。

  吴萌,27岁

  12岁,我上小学六年级,有个男生说要爱我一万年。

  后来毕业就没见过了,有一次同学聚会见着了,我俩都特别尴尬,全程零交流。那也是我参加的唯一一次小学同学聚会。

资料图:中新社记者 路梅 摄资料图:中新社记者 路梅 摄

  受挫:她是班里少数没歧视我的人了

  刘枫,27岁,程序员

  我12岁那一年过得很不好。那时候,我第一次离开家去县里上学。那所中学刚建成,特别乱,打架斗殴欺负同学都是常事。我刚上初一,胆子小,啥都不敢做。

  班里家里条件好的同学看不起我,加上学习又不好,老师也看不起,我自尊心极度受挫。

  幸亏我有个女同桌,对我超级好,很照顾我,要不然我在那个学校待不了多久。

  后来我跟我老爹讲了这些事,他心疼我,就让我回家读了。到了家,有好些熟悉的老同学,我就撒开欢儿了。成绩极度偏科,副科全校前几,正科全校倒数。我妈看不下去,又给我转了学,重读了初二,才算好点。

  要说难忘的人,就是那个女同学了。我记得特别清楚,是一个很爱笑、字写得特别小的姑娘,她是班里少数没歧视我的人了吧。

资料图:中新社发 翟羽佳 摄资料图:中新社发 翟羽佳 摄

  勇气:什么都是可能的

  李橙橙,28岁,课程设计

  12岁那年是2003年,我在离家50多公里的外省住校念书。开学后,由于“非典”,每个人都要戴口罩,量体温,教室要消毒,课间操不做了,集体游戏也取消了。

  生活老师不准我回家,因为她听说我家乡有疑似病例,我与父母断了联系。紧接着流言四起,我成了我们班最可能得“非典”的人,我才意识到,我被“隔离”了。

  但是我一点也不在意,我绞尽脑汁地想和父母联系上,回家和他们在一起,是我唯一的念头。

  我和父亲像接头一样,约定好在操场外接我回家。谁知那天突然考试,我根本没有绕操场的机会。我爸等不到就去了正门传达室,但门卫老师也不让他见我。

  可能是心灵感应,我没有交试卷就跑出去了。最后,老师让我选择,如果我回去了,就必须等通知过了才能来学校,我义无反顾地和我爸走了。

  暑假过后,疫情控制住了。我考了班级第一名,学校把奖品寄到了我家。后来回想,我的不守规矩可能也给学校带来了坏的影响。

  但这大概是那个年纪所具有的特质吧,自信且义无反顾。

  看护蝌蚪变成青蛙、顶着大太阳去找各种树叶做切片、一个星期背完小学所有古诗词、和男生比赛足球……那个时候,有享受一切的能力,斗志昂扬,充满活力,什么都是可能的,不可能的都是好玩儿的。

  如果能回到12岁,作为成人的我,可能想多看看意气风发、肆意绽放的自己吧。

资料图。来源:视觉中国资料图。来源:视觉中国

  提起12岁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回忆。有的充满美好,有的天真烂漫,有的只有做不完的功课,有的就是整天调皮傻乐,有的被负面情绪困扰……

  其实,不懂事也好,青涩也好,都挺好。人都在慢慢成长,曾经的遗憾可以弥补,曾经的快乐可以怀念。童年固然不能重来,但童心却可以一直保持。生活五味杂陈,但对待生活的态度,却可以像12岁那样,无所畏惧。(应受访者要求,部分人名为化名)(完)

  责任编辑:潘程

六一儿童节

大咖说

高清美图

精彩视频

品牌活动

公开课

博客

国内大学排行榜

国外大学排行榜

专题策划